阅读历史
换源:

楔子 一切,开始于结束之后

作品:一藏轮回|作者:山河万朵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5-13 20:07:53|下载:一藏轮回TXT下载
  桃花镇外,破庙,临近黄昏。

 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乞丐,衣衫褴褛,邋遢不堪,蹲坐在庙前的旧石墩上。

  他正口如悬河,唾沫飞溅。

  其身前围着七八个乞丐,年纪不一,但是都傻傻地听着。

  “那上古世界,有山足有万丈,直入云霄……”

  “那山上的仙人,都丈六金身,浑身金光,晃得人睁不开眼呀!龙就是马,虎就是猫,凤凰都算是家禽……”

  “仙人法力无边,腾云驾雾,寿元万年。吐了唾沫就下雨,打个喷嚏就是雷!”

  “那仙桃吃上一口,能活三千六百年;那仙酒喝上一口,凡人喝了能醉三百六十天;那仙女睡上一个……嘿嘿……死了也值了……”

  老乞丐笑得猥琐而淫荡,用脏袖子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,便似他睡过仙女一般。

  嘻嘻——哈哈——哄——

  此时,那七八个乞丐就都笑了起来,只不过笑得模样不同。

  年纪大的就哄笑老乞丐又在扯淡。年纪小的乞丐未经人事,虽然也知道老乞丐的故事是假的,但是总有一种朦朦胧胧的幻想。

  仙山、仙人、仙桃、仙酒、嘿嘿!主要是仙女。那搂在怀里是啥滋味……

  七八个乞丐里,只有一个小乞丐听得最认真。

  他的笑和别人不一样,那是一种若有所思的笑,似乎老乞丐讲的不是故事。

  他叫苏子墨,十七岁。

  苏子墨和其它乞丐几乎一样的打扮,左手中一根破竹竿,右手一个破碗,身上还背着一个破布袋。

  只不过他身子看上去更单薄,可算乞丐中的乞丐。

  而那老乞丐有个外号叫老玄头,因为他常常讲玄之又玄的故事。只要这帮乞丐都不太饿,那就天天来破庙前来两段。

  谁都知道是胡诌,就是穷开心!

  听几段胡扯的故事,关键时候也顶饿。

  这些乞丐,谁也不把老玄头的故事当回事,但是苏子墨除外。

  每一次,他都听得特别认真。听故事时,他眼睛是清亮而坚定的,这和其它人不同。那样子,就像是他知道老玄头讲的是真的一样。

  谁愿意当乞丐?

  有几次,苏子墨偷偷地问老玄头:这世上真有仙人吗?我能修仙吗?

  老玄头都故作高深的模样,不正面回答,而先是叹一口气,然后再悠然道:仙人当然是真有。但,可遇不可求呀!

  这更是让苏子墨心里一动。

  苏子墨不是傻,反而他是聪明的。只不过在这件事上,他和其它人的想法不同,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对的。

  因为,他也是三年前才成的苏子墨。

  一梦醒来,便成要饭的了。悲剧!

  这世上有仙!老玄头也许知道。仙者大能,不是往往大隐于市吗?老玄头,一定不一般。

  修仙,自然比要饭强多了。所以,修仙是苏子墨的梦想。

  “好嘞!今天就讲到这里,大家散了吧!这个时辰正好人家有剩饭,再晚没准儿就喂狗了。嘿嘿——”老玄头吆喝。

  哄——

  大家一笑而散,直奔镇上。各有各的点儿,大家分开要。老玄头的故事,基本也就随着大家一散而被瞬间忘记了。

  苏子墨不急,他和老玄头落着后面。因为,他感觉今天老玄头讲得似乎更真,他要问问才行。

  他的破袋子里还有半个馊馒头。这是他偷偷藏的,以防要不到饭。苏子墨做事一般都是给自己留个后手,这是他的习惯。

  “老玄头,你刚才讲的那个什么山,怎么走?”苏子墨神神秘秘地问,“真有十万八千里吗?”

  “呃?”老玄头停住脚,然后眯着眼睛看了看苏子墨,似乎心里想,“这个孩子哪里都不错,也懂事,平时要多了吃的还分自己一点。怎么就在这件事上有点缺心眼?”

  老玄头都记不清这是苏子墨多少次问修仙的问题了。

  本来他还想如以前一样故作高深状,可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。

  于是,他只好伸出手拍了拍苏子墨的小肩膀,脸上显出希冀的神色。

  苏子墨一看心里一震,看来老玄头要和自己说真正的秘密了,不由心中激动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不枉他忍辱三年,陪着老玄头要饭。

  同时,他伸手就要把那半个馊馒头摸出来表示感谢。

  “小墨!”老玄头并没留意苏子墨的小动作,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要秘密说出来。

  “嗯!您说。”苏子墨有些激动地看着老玄头,感觉老玄头黏糊糊地头发和胡子似乎都蕴藏着智慧和仙气,语气也恭敬了一分。

  “小墨!仙是扯蛋,好好要饭!”

  老玄头摇了摇头,然后大有深意地看着苏子墨,重重地拍了拍苏子墨的肩膀,似乎包含无尽重托,然后转身踏拉着鞋飞快走掉了。

  万万没想到!

  “呃……”苏子墨站在破庙前,脸色极为难看,心中更是一阵凌乱,飞过无数的草泥马,“老玄头,我日你个……”

  这还不明白吗?什么仙山、仙人都他妈是胡扯。

  这怎么可能?

  苏子墨绝对不信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原本已经渐渐暗下去的天色,猛然一亮。

  苏子墨一愣。

  原本太阳西落,但此时东方竟骤然亮起无尽的光华。

  开始,只是一道光,可是瞬间便似天门大开一般,铺满半个天空。无尽的玄光,似乎太阳飞来一般。

  天生异象,众生哗然!光之所照,如换世界。

  轰——轰——

  天地震动,乾坤变化。

  一切都来不及反应!

  苏子墨被玄光晃得睁不开眼睛,这不是老玄头说过的吗?

  “唵——嘛——啊——嗯——咪——”

  “呜——呢——叭——吽?——”

  貌似有人高唱一首古曲,响彻天地。那音节,似梵非梵,似道非道。只感觉那是天地大音,万物回响,便似有形之物,如同水波一样,荡漾在虚空。

  天开了,光无尽,整个世界都在颤抖。

  苏子墨不知别人怎么样了,这个时候他也看不见别人。

  那歌声落在苏子墨耳中,却只感觉如天雷滚滚,啥也没听出来,那似乎是另一个时空的声音。

  但是,他心潮起伏,咚咚不安。

  瞬间,苏子墨感觉自己一下子空了起来。

  不仅仅是身子空,还有灵魂空。轻飘飘地,那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感觉。他感觉无尽的光,包裹住了自己。

  恍惚间,苏子墨似乎看见有一道巨硕颀长的暗影从长天缓缓掠过,如鲸过大海,云垂苍穹,然后苏子墨便没有了知觉。

  苏子墨最后想:难道又要穿吗?

  而虚空中,掠过这个世界的,似乎是一艘岁月斑驳的古船!

  青辉,紫芒。

  刹那异象,随即天地清明。

  一个永生,一个轮回。一个纪元结束,一个时空开启。

  因为,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。
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