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毒海

作品:云仙君|作者:黑弦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5-10 18:05:46|下载:云仙君TXT下载
  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,风平浪静。

  海面上停着一只小船。

  船很小,却驶出很远,已经看不到岸。

  船头系着油浸过的麻绳,一头垂进幽深的大海。

  盲眼的男人坐在船尾,以指尖轻敲船舷。

  敲击的速度不快不慢,每敲一下,正好是一个呼吸的时间。

  盲眼的男人很享受这种静谧,逃离世外般的寂然,仿佛天地只属于他自己。

  “三百息……”

  男人停止敲击,几乎在同一时间,水面上出现几个气泡,垂入海中的麻绳一阵晃动。

  哗啦声响。

  水花一番,海面上冒出一个少年人,他翻身上船,甩散头发里的水珠。

  少年十六七岁的年纪,容貌清秀,身形瘦削,心窝处有一个巨大的疤痕,形似一朵将枯的昙花,触目惊心。

  那是被重器贯穿才会形成的伤痕。

  “七叔,我能屏气接近五百息,为何每次出海只能逗留海底三百息。”

  少年腰间挂着一个小小的螺壳,一边手脚麻利的将麻绳从海里不断拉起,一边发问。

  少年名叫云极,来自海边的青鱼村,能够潜水那么久,是因为七叔传授的内息法。

  “这里是深海,如果不想被妖吞掉,就在三百息内离开海底。”盲眼的七叔告诫道,语气如常。

  “从没在海底见过妖,大鱼倒是不少。”云极环顾海面,说道。

  “大地上有妖,天空中有妖,海里自然也有妖,只是大海广阔,海底的妖族故而难得一见。”

  七叔讲解道:“海里的妖族也叫海兽,它们通常不会上岸,对我们人族的威胁不算大,不过别忘了,但凡是妖,都会吞吃血食。”

  提及妖族,七叔的语气开始凝重。

  这是片人族与妖族共存的世界,妖族凶残,可怕的程度远超猛兽,甚至有巨大的妖物如同小山,能撞开城门,践踏村镇,食人如食谷。

  妖的力量之大,连身强力壮的大汉也难以抗衡,妖族的尖牙利爪更是夺命的利器,令人难以招架。

  虽然妖族可怕,但人族一方也有对策。

  各大王朝的大城重镇都修建着坚固的城墙,城内配备重弩火炮,一旦妖族来犯,必将迎头痛击。

  除去重弩火炮这些杀伤力极大的利器,人族中还有修行者存在。

  修行者是一些以特殊法门来修炼自身的修行之人,他们驾驭飞剑隔空斩敌,飞天遁地来去无踪。

  修行者采集天材地宝,熔火铸器,杀妖炼丹,追寻长生之道,一些修为有成的大修士单凭自身之力就能与强大的妖族相抗衡。

  在这片遍布妖物的大地上,正是利器与修行者的存在,才让人族一方得以世代延绵。

  人以妖炼丹,妖以人为食,千年来,两族世仇从未停息。

  “妖……都该死。”

  云极按了按心窝处的疤痕,他深知妖的可怕。

  云极五岁那年,青鱼村遭遇妖族袭击。

  他的父母葬身在妖族爪下,心窝处骇人的伤疤就是袭击渔村的妖族所致,若非七叔,云极早死在当年的灾祸当中。

  童年的记忆早已模糊,对妖族的仇恨却刻骨铭心,难以磨灭。

  从海底抽回的麻绳绕了足足磨盘大的一圈,云极猛一用力,拴在麻绳尽头的一个竹篓从海里提了出来。

  竹篓里困着活蹦乱跳的海虾。

  海虾个头很大,每一只都有一尺左右,红壳鱼尾,虾须极长,虾螯开合很是生猛。

  “足足十五只龙须虾!这次出海收获不赖。”云极捧着竹篓高兴道。

  龙须虾不是妖,而是一种奇特的虾类,栖于深海区域的海底,以泥沙为食,雨天浮出水面吞吃雨水,大的能有一尺长三五斤重。

  冒险来深海捞虾可不是为了一品珍馐,而是为了食物。

  小船所处的大海看似普通,却有一个令人胆寒的名字。

  毒海。

  有毒的,不是海水,是海里的鱼虾。

  青鱼村外的大海里,所有能吃的鱼虾龟蟹乃至贝类全都带有致命的剧毒,在外表看不出丝毫异样,可一旦吃下,不出一晚就会暴毙而亡。

  至于毒从何处来,什么原因只毒人,鱼虾本身却无事,其中缘由没人知晓。

  人们只知道大海里唯一能吃的无毒之物,只有龙须虾。

  由于龙须虾在深海才有,几乎没人敢冒险来到这么远的海域捕虾。

  “有收获就好,该回去了。”七叔道。

  云极点头,一声呼哨响彻海面。

  随着哨声,一条水线在船侧出现,速度之快如同利箭。

  鱼篓已经被卸下,云极将麻绳一端系成套索,单臂用力,旋转起来。

  哗啦!

  水线在船头处撞碎了海面,一条通体深蓝的海豚跃空而起,在阳光下划出半圆的弧线。

  “回家啦阿霜!”

  云极在喊声中套索出手,不偏不倚套在了海豚身上,麻绳崩得笔直,木船在海豚的拉拽下朝着岸边的方向疾驰。

  阿霜是七叔所养,有了这条海豚,小小的木船才能抵达深海区域。

  船驶得极快,船后留下一条长长的波纹,平静的海面犹如被一刀切开。

  盲眼的男人倚在船尾,仰着头,瞎掉的双眼望向天空,不知在回忆,还是在怀念。

  晃了晃葫芦,一口烈酒入腹,仿佛要浇灭那些疯狂滋长的念头。

  有浑厚的声音飘荡在海风里。

  一棹春风一叶舟,一纶茧缕一轻钩。

  花满渚,酒满瓯,万顷波中得自由。

  在七叔的诗句里,云极听不出自由逍遥的味道,他听出的,反而是一种淡淡的愁绪。

  吹响腰间的螺壳,云极很喜欢这种悠扬的螺音。

  呜……

  螺音传出很远,海豚欢快的跃出海面。

  云极从小到大收集过很多螺壳,唯独这一个的声音最为悠扬,于是被他当做了幸运物多年不曾离身。

  嗡!!!

  耳畔的螺音突然间变成了尖锐的剑啸。

  云极的耳边出现无数呼啸而过的剑气,这些剑气形成撕裂耳膜的啸声,直透脑海。

  “妖……”

  云极痛苦的抓着头,他觉得脑袋要裂开。

  耳畔的剑啸声,云极并不陌生。

  自从五岁那年险死在妖族爪下,云极就多出了这种古怪的毛病,只要遇到妖,他的耳畔都会出现炸裂般的剑啸。

  剑啸只有云极自己能听到,外人即便贴到他耳边也听不出丝毫响动。

  螺音一停,海豚阿霜立刻身体发僵,浮在海面上一动不动。

  如果仔细看去,能发现海豚居然在慑慑发抖,灵动的眼中充满恐惧。

  七叔始终悠闲的神态渐渐变了,脸上布满凝重。

  不知何时,在海底出现了一片庞大的阴影,就在小船的正下方缓缓移动。